• <bdo id="smwyc"></bdo>

    <pre id="smwyc"><strong id="smwyc"><xmp id="smwyc"></xmp></strong></pre>
    1. <td id="smwyc"><noscript id="smwyc"><ol id="smwyc"></ol></noscript></td>

      <track id="smwyc"></track><acronym id="smwyc"><strong id="smwyc"><xmp id="smwyc"></xmp></strong></acronym>
      <pre id="smwyc"></pre>

      当前位置:万卷吧 > 玄幻魔法 > 召唤万岁 召唤万岁txt下载 加入书签

      召唤万岁无弹窗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你们的幸运到此结束!】

          “你是怎么把那个渡鸦的远古遗物碎片偷回来的?”落花美人觉得岳阳同学真是大胆,下手也够快,那个渡鸦必定视远古遗物碎片为心肝宝贝,可是他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回来,不得不说,如果这子改行去做盗贼,那么许多盗贼会饿死!

          “谁说我偷的是渡鸦的?”岳阳笑了。

          “不是?”落花美人讶意,除了渡鸦之外,难道还有别的人拥有远古遗物碎片?

          “我猜也不是,如果只拿回一颗,就算可以分得再,也根本不够给大家的玄武战铠镶饰,而且,那样做很容易就会让渡鸦发现,从而产生疑心。”南疆妖王的话还没有说完,岳阳已经摊开手掌。

          上面,足有十二颗远古遗物碎片之多,

          其色深紫。

          内蕴着一种特别详和的神力,虽然再无神识支配,但天性对生命体就有极佳的良性增益辅助!

          大家惊喜得围了上来,忍禁不住,为之欢呼。有了这么多块远古遗物碎片,不仅可以攘饰岳阳和茜茜公主她们的玄武战铠,而且还有多余的做成吊饰或者手链,给准备参战又不穿玄武战铠的凤仙美人她们防护敌人的禁忌力量。难怪岳阳同学一回来就急急召集大家报喜,原来有了这一场意料之外的大丰收,迫不及待想跟大家分享。

          就连病美人和岳雨她们两位,也相视点头。

          暗暗赞可。

          至于茜茜公主,更是喜形于色,笑问道:“怎么回事?一下子弄了这么多远古遗物碎片?”

          岳阳先是做了个‘你猜猜’的表情,逗得茜茜公主快生气了,又赶紧公布答案:“是这样的,在悬天母舰上有个斗士广场,星盗将所有的人质都集中搜身,本意不是搜查远古遗物碎片,应该是搜查商人们私藏的珍宝。其中有些商人很是抗拒,但也有不少人配合,我在一个非常配合的马屁精身上,以慧眼观察到异常,偷偷地召唤了五行寻金鼠,在斗士广场那里,所有非生命战偶能力都有极大提升,就算没有提升,五行寻金鼠也能轻易在那个家伙的身上探测到这些表面上掩饰得很好的远古遗物碎片。”

          落花美人顿时乐了:“于是,你就来了个顺手牵羊?”

          岳阳耸耸肩膀:“掉包计,一点伎俩。”

          茜茜公主此刻忽然为之皱眉:“如果私藏一颗,还可以说是走私,现在私藏这么多,其中必定有古怪!”

          岳阳将掌中的深紫碎片,轻轻地倾倒在她的手中,同意道:“没错,中间正有一个阴谋在酝酿。我怀疑这次劫持塘鹅悬天母舰,有某个超强的大人物在背后暗中支持星盗,也正是这个人给予翼虎、渡鸦他们远古遗物碎片和禁忌力量,甚至提供塘鹅的情报,让他们有劫持的机会,否则单凭星盗,是不敢动一艘悬天母舰的。当然了,这个大人物肯定是个不安好心家伙,他不会那么轻易就把塘鹅交给星盗,这艘悬天母舰,有可能只是一个栽赃嫁祸,又或者是某种阴谋……等星盗们将悬天母舰驶到某个地点,必定还会有一场大战,这些远古遗物碎片,就是那个大人物在舰上留下的后门。”

          茜茜公主何等聪明,一听就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舰上还有潜伏者,正等待机会准备反袭星盗?”

          岳阳点头肯定:“对!这些远古遗物碎片,就是那些潜伏者克制翼虎和渡鸦他们的必备品。”

          落花美人脸色凝重起来:“有十二颗远古遗物碎片之多,难道舰上还有十二个翼虎或者渡鸦那样的强者?而且这还仅是你发现的,说不定还有第二批、第三批!就算没有,难保背后操纵星盗的那个人身边没有布置。”

          “有没有第二批第三批我不清楚,可以肯定的是,最强的狮鹫、金雕甚至矛破地都没有出现。”岳阳承认局势后面还有不少变化。

          “三,你一定要心应对。”岳雨有点担心,毕竟山外山这里有八位神阶强者。

          “伪神罢了!”凤仙美人虽然语带不屑,但其实她心里并不如表面轻松。

          她可不是费雯丽女皇。

          还没办法达到蔑视伪神的境界。

          如果单挑一个,尚不敢言胜,如果对上两个,估计必败无疑。

          现在有八位之多,这一仗比起人谷禁武中对战恶神,难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唯一稍令人安慰的是,这八位伪神并不团结,面和心不和,暗中争斗不息,如果借助某些契机分化八人,再各个击破的话,那么会轻松许多!

          凤仙美人最后作出总结:“也许这一次,就是我们的机会!”

          在病美人和岳雨的辅助下。

          连夜,岳阳将十二颗远古遗物碎片镶饰在玄武战铠之内,又将剩余的,做成吊坠或者手链,分给准备伺机出战的凤仙美人她们备用。

          顾不及休息,岳阳又抓紧时间感应熟悉一下这些远古遗物碎片,以免在战事突然而来时产生什么意外。

          在再三确定远古遗物碎片对人体无害,岳阳才安心返回到悬天母舰塘鹅的船舱。

          一夜没睡,岳阳同学来不及休息。

          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

          门一开,那个自来熟的星盗粗汉花鸭就端着热腾腾的早点闯进来:“你睡得真香,我都叫你三次了,要不是翼虎老大让我不要打扰你,我都怕你出事要破门而入了。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到厨房那边随便拿了一些,你看还凑合不?”

          明知对方这是在拉拢自己,但岳阳同学仍然难免有些感动。

          要知道对方可是一个粗莽强盗。

          能做到这样,实在不能要求更高了!

          所以,平时很少开口感谢别人的岳阳同学,也忍不住,冲着花鸭点头道:“让你费心了,其实我很随便,没什么挑剔的!”

          花鸭大嘴一咧:“这就好。哈哈哈,你可别跟大哥我客气,想吃啥尽管开口,舰上的厨师,虽然不比东神国满花楼的名厨手艺,但要是用心做两道菜,还是勉强可以见得人的。就算那些家伙不中用,不是还有大哥我吗?在我们那个狗窝,你大哥我的手艺没得说,绝对是排得上号的,就是一般人我不愿意伺候……吃吃吃,别光看,我早已经吃过了,估计舰上就差你没吃!”

          这个花鸭估计是唐僧流落异界的兄弟。

          简直比八十岁的老婆婆还要罗嗦,岳阳听得头晕,但不好意思赶他走。

          幸好,过一会儿,有位星盗过来找花鸭这位队长,附在耳边,嘀咕了好半天,花鸭原来带笑的脸,一下子阴沉下去,最后忍不住发火道:“你们怎么搞的?明明已经回到我们的地盘了,竟然还会弄错方向?这人丢得,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星盗,竟然在自己的家里迷路了,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嘛?第一次驾驶悬天母舰?你们还好意思说,有专人过来指导你们三个月之久,又有各种航行图,甚至此前还模拟过了一次,现在,你却跑来告诉我弄错了方向,我现在怎么向翼虎老大交待?鹈鹕呢?那家伙脑子难道都是狗屎吗?亏他还拍着胸口说万无一失,现在却给我们整出这一遭,他这是要搞什么啊?”

          黑衣披风男渡鸦忽然飘身而来,冷哼一声:“冷静点,花鸭,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现在想的是如何处理,而不是抱怨。塘鹅改变了方向,偏离了原来的轨道,很显然这是有人捣鬼,否则不可以会这样。”

          他一边说,一边看着正在悠然自得地用着早点的岳阳同学。

          甚至,说到最后。

          渡鸦还用锐利之极的目光迫视着岳阳。

          岳阳放下手中的早点,微微一笑,毫不心虚地对视回去:“渡鸦首领,你的目光好像不太友善?”

          黑衣披风男渡鸦声音比冰还冷,鼻子轻哼道:“我只想知道一点,你昨天晚上去了哪里?花鸭昨天晚上就唤你吃夜宵,但你毫无反应,直至现在,你才回来,如果不介意,我希望你稍微解释一下原因。”

          岳阳摇头:“我不想解释,但可以告诉你一件事,你怀疑我是错的。”

          “我已经调查过你。”黑衣披风男渡鸦忽然掏出一张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的纸,扬了扬,冷哼一声:“年轻而富于潜力的岳泰坦见习神侍,我已经在你的同伴蝈蝈处,获知了你的一切。你能够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得到矛破地的赏识,以新人身份,成为一个千年以来没有如此破例过的见习神侍呢?这些天,你的行踪一直隐密而诡异,包括你上了塘鹅这艘悬天母舰,也瞒着你的同伴蝈蝈,做出种种令人不解的举动,你能否回应一下?如果你不想回答我的问题,是否证明了你的心虚?虽然我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你参与误导塘鹅航行的事实,但你也难洗嫌疑,如果你不坦白真相,恐怕我们要暂时将你划归嫌疑犯那个行列了!”

          “划成嫌疑犯,是不是就要搬离这间船舱,关进黑屋里呆着?”岳阳忽然这样提问。

          “那倒不必,不过,在查清楚真相之前,请你不要离开这间屋子,而且必须接受我们人员的监督。”黑衣披风男渡鸦笑道:“假如你真是重要人物,我相信矛破地他们一定会回来救你的!”

          “啊,既然是这样子,那么无所谓,我也不打算离开这里,你慢慢去查那个所谓的真相好了!”岳阳又拿起尤带余温的早点,开胃地吃起来。

          就在此时,翼虎和另一个首领级人物风鹰,正站在岳阳曾经住过的那间豪华船舱门口。

          如果岳阳在这里,就可以认出这个风鹰,就是当天在旅馆看见的那个落魄醉汉。

          远处通道飞来一人。

          正是当天与岳阳相遇后喝止巨汉动粗的那个身穿火红色华丽皮草的中年男子。他,也就是陨天盗三大首领之一的‘火烈鸟’。这位火烈鸟疾飞而来,一边匆匆喊道:“啸天,千里,你们唤我来这里有什么事吗?我现在忙得不可开交,实在没有空参观什么豪华船舱……天哪,这是怎么回事?谁干的?不可能,这是什么力量的切割?是战兽还是天赋能力?”

          “也许是神力!”落魄醉汉般的风鹰现在半分酒意也无,双目锐利如鹰。

          “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但我现在可以肯定,他不是误导塘鹅航行的那个人,因为,如果他需要,他完全可以将塘鹅弄沉,让全舰的人与舰一同坠落、毁灭!”穿着如士兵般的翼虎,长长叹息道:“这位朋友,还真是个有趣的家伙。我现在都有点怀疑,误导塘鹅方向的那个人,目标并不在于我们,而是他!”

          “如果真是那样子,我们该怎么办?”落魄大汉打扮的风鹰问。

          “那位年轻人有潜力,但他实在太年轻了,如果再过几百年,可能有望打破死局,现在还太早了。假如他让人盯上,那一切就完了,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别人是绝对不会让他成长的,不息一切代价也得击杀。”翼虎握紧了拳头,重重一挥:“你们怎么做我不好说,但我决定了,保!”

          “能保得住吗?”风鹰一听,声音都有点颤抖了。

          “能不能保得住都要保,绝不能什么都不做,那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也拼了!”翼虎深深呼吸,凝重地点头。

          “对,与其一辈子做个见不得阳光的盗贼,还不如轰轰烈烈地拼一把!”衣着华丽的火烈鸟露出一丝惨然又颇带决绝的笑容:“虽然为了一个陌生人拼命,这样很傻,但希望我们的儿孙辈,能够为我们这些人渣自豪,毕竟这是我们牺牲自己为他人付出的战斗……”

          “也许那个人的目标不是他,或许真是冲着我们来的!”风鹰目光恢复了锐利:“这一局,我们可能成了别人棋盘里的棋子,我们,自一开始就让人算计了!”

          “希望你是对的。”翼虎毫无表情地掩上门,沉声道:“假如你是对的,那将是我们最大的幸运!”

          “可惜,你们的幸运到此结束!”

          一个毒蛇般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在通道外面阴森森地响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召唤万岁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51hdl.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富豪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