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smwyc"></bdo>

    <pre id="smwyc"><strong id="smwyc"><xmp id="smwyc"></xmp></strong></pre>
    1. <td id="smwyc"><noscript id="smwyc"><ol id="smwyc"></ol></noscript></td>

      <track id="smwyc"></track><acronym id="smwyc"><strong id="smwyc"><xmp id="smwyc"></xmp></strong></acronym>
      <pre id="smwyc"></pre>

      当前位置:万卷吧 > 玄幻魔法 > 召唤万岁 召唤万岁txt下载 加入书签

      召唤万岁无弹窗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不用求人,求我就行了】

          坚果城。

          干掉牟巴以及那几个狗tuǐ子后,豪格连一秒钟也等不及,赶回店铺去找甘霖。但,甘霖已经不在,而且店门口多了一滩犹带润湿的血迹,显然是不久之前洒落在这里的。豪格没有指挥黄金狮子兽摧毁这一座让人深感耻辱的店铺,也没有击杀那个让人厌恶得一看就想呕吐的店长。

          他现在只想知道,甘霖他在哪里。

          “他,他,他刚走不久,是牟巴少爷的人,把他带走的,不关我的青!”满脸是血的店长抖作一团。

          “什么不关你的事啊?豪格,地上的血,就是他打的!牟巴的狗tuǐ子带走了甘霖,他追出来,拿着平时打我们的那支傀儡杖,一杖砸在甘霖的头上……”与豪格同样干过工的一名店员,看见豪格翻身了,拥有一只城主才有资格拥有的黄金级狮子傀儡兽,顿时来了勇气,立即tǐng身而出,指证店长的暴行。

          “如果甘霖有事,你必死无葬身之地!”豪格如怒狮般迫视着吓得尿了kù子的店长,他真想一下把手上提着的烂人掼在地面上,像捏死一只蚤子那样,把这家伙灭了。

          不过,他经过秒掉了牟巴之后,愤怒反倒冷静下来。

          灭掉对方容易。

          可是真正折磨人的,还是让对方活下来,慢慢清算旧帐,相信到时,不仅自己,许多人也有血泪申诉。

          最重要的一点是,豪格现在想尽快找到甘霖,而不是折磨店长这种不配多看一眼的垃圾。豪格把店长随意一扔,决定把这种烂人交给铁狮那些佣兵来处理他翻身骑上黄金狮子,用最快的速度冲出去希望能够赶在牟巴的狗tuǐ子下毒手前救下甘霖。

          坚果班郊的贫民区,是一片窝棚区,肮脏杂乱、垃圾满地,污水横流。

          事实上,这也是坚果城用来堆放生活垃圾的地方。

          也只有这种连狗也不愿意多呆的地方,才能成为贫民们的栖居之地,才不会让那些贵族派人驱逐。也是这一点地方,生活着接近半个坚果城的人,而亦是这些赤贫的贫民,用他们的双手和血汗供养着许多趴在他们身上吸血的jiān商、劣伸和污知……绝大多数的贫民那怕眼睛每天都看着这近在咫尺的坚果城墙,但他们一年也可能没有机会进城一趟。

          甚至,有些贫民自出生到死去,也没有进过城。

          甘霖的姐姐,甘草。就是这样的人。

          如果没有意外的事发生,那么这个失明的目盲之女,将在chuáng上度过一生,她出门最远的距离,也不过是那距离柴门几米之外的臭水渠;坐过最舒服的椅子,亦将是豪格搬回而且用蛮力打造的粗糙石凳。

          现在意外的事已经发生了,但对于甘草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

          原来病体难支身体虚弱无比的她让人粗暴地揪住头发,自那破旧却还算温暖的被窝里揪出来,重重地扔在肮脏的地面上。而她家那扇经过豪格修好的柴门,早就破烂成粉,木屑jī飞半天。她的弟弟甘霖,头破血流,努力地挣扎,想向姐姐爬过去,可是他的背上,有一只脚踩着,沉重如山。甘霖双手用力刨着泥土,拼命想挣脱背后的重压,可是一切徒劳。

          他的双手,已经刨冉了血口,鲜血儒湿了肮脏的泥水。

          “姐……姐,放开她,放开她!”甘霖无力地挣扎,但弱的他,在野妾的力量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我们做错了什么?“甘草却迅速冷静下来,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她准备利用法则来保护自己,这也是她唯一能做的。在敌人还没有让她封口之前,她必须努力自保,如果还有自保可能的话:“我们没有违反任何规定,一向安分守己!”

          “瞧瞧,说得多好听啊!”将她自被窝里揪出来的魁梧男子却无情地嘲笑。

          “蝼蚁临死前,也会挣扎一下的。”他的同伴,则这样轻蔑地回话。

          “不如听听她会说什么吧?”又有人这样提议。

          “我们虽然是平民,但也是神的子民,我们没有犯罪,你们不能这样攻击我们,神的意志,是怜悯,神不会伤害我们,你们不能违背神的意志!”甘草看不见面前的敌人有多么强大,试图用法则的力量保护自己。

          “真聪明,我们当然不会违背神的意志,不过,你们不是神庇护的对象,你们是神要惩罚的目标,我们只是代神来惩戒你们罢了。你们没有罪?啊哈哈哈哈,真是好笑,难道你不知道,所有生活在垃圾堆这里的贫民都是罪人吗?好了,不说那些,你说你没有罪,你的弟弟偷东西,偷了你们用一生气力来偿还也赔不了的贵重物品,你是他姐姐,犯了教唆和窝赃罪,现在,被我们捉个正着,你还想抵赖?”那个踩在她瘦削脊背的魁梧男子得意地狂笑起来。

          “我没有偷东西,我没有,我没有!”甘霖拼命挣扎,尖叫不止地自辩。

          “罪证确凿,岂容你们这一对盗贼姐弟否认?”他背后那人重重一踩,甘霖痛苦吐血,再也无法开口说活。

          “你们……”甘草现在明白了,对方这是硬给自己按罪名,即使自己和弟弟有一千张嘴巴,也辩白不清,对方是存心置死自己的。

          “贵重的金项链已经捏到。”屋里有人喊了一声。

          “还有珍珠耳环和翡翠手镯,统统在这破屋里捏到了。”又有人拿了个用破衣服包裹着的精美盒子出来。

          “好一对偷姐弟,竟然偷盗如此贵重物品,看来不把这种猖獗的偷处死都无法震慑宵,无法维护坚果城的治安了。”魁梧男子稍微用力踩了下甘草即使他用的力量不算大,但对于瘦弱的甘草来说也几乎是灭顶之灾脆弱的脊椎格格作响,差点折断。

          “认罪,立即招认,你们是怎么偷盗的,是什么时候起的意,又是什么时候动的手?”有人用脚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甘霖的脸,命令他当众招供。

          围观的贫民,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肯定是甘霖姐弟,得罪了权贵,才招来这一场横灾。

          至于偷什么金项链之类没有人会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大家都知道,就给个水缸甘霖做胆子,他也不敢偷东西,更不可能有机会偷窃到珍珠耳环和翡翠手镯这种贵重物品。区区一个工,一个苦力,甘霖这辈子也许都没有近距离见过金项链那些,又怎会有机会出手偷窃呢?

          这,摆明就是那些权贵借题发挥,来迫害十草甘霖姐弟!

          大家都明白。

          但再明白又有什么用呢?

          身为贫民,他们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如果谁敢站出来申辩,只会多一个偷的‘同党’而已。

          “不,我不招我没有偷,是你们冤枉我的,我绝对不会招认的‘我没有偷!”甘霖死也不肯招认,他也知道这一点,一旦招认,自己和姐姐就绝对死定。

          “还真硬气的嘛,不招也没关系,大爷有的是让你招认的手段!”魁梧男子并不意外,毕竟这种事他做得太多了,有这种反应他一点儿也不意外,要是甘霖一口承认,那才叫奇怪呢!不招没关系,一番皮肉之苦后,再假意许诺不会处死对方的意志就会立即崩溃,松口招认,再稍加yòu导,那么今天这一切,就能做成完美的铁案,没有任何破绽!

          “我们招了,只是,在招之前,我想不明白,为什么?”甘草忽然尖叫起来:“我们一直没有得罪别人,为什么?为什么?”

          “很简单,牟巴少爷想让倔强的豪格像狗一样生活在坚果城里,整天跪在牟巴少爷的脚下,你们竟然不知死活要资助他?让他翻身?这,就是死罪一条!”魁梧男子俯下来,悄声在甘草的耳边说了句,嚣张的声音,就像奴隶主决定处死几个看不顺眼的奴隶那么理所当然。

          “姐,姐……”甘霖一听姐姐愿招,立即大哭起来:“我没偷,我没有偷东西,不能招!”

          “我知道你没偷,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甘草忽然笑了,沾上肮脏泥沙的脸笑得格外凄美,她那失明的眼睛,仿佛能透出一种光芒来:“阿弟,我们没希望了,招不招我们都是死但没有关系,豪格,豪格他一定会成功的!他会成功的,他是有梦想的人,再困苦的环境也只是困他一时,他以后一定会成功的……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完成不了的梦,他会帮我们完成……阿弟,姐姐让你这样做,你会后悔吗?”

          “姐,我听你的,我不后悔!”甘霖让背后的人用力践踏,踩得一阵痛嚎,但死命吼出了这么一句:“我,我不后悔!”

          “本来,我还希望他成功后带上你,那样你就不用再挨饿了,可惜你没这个福加……”甘草也泪如雨下。

          “这就是你们的遗言吗?”jiān梧男子面对哭得泪人儿的姐弟俩,他心如铁石,毫不动容。

          “豪格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给我们报仇,你们,终有一天,会有人审判你们,你们违背了神的意志,破坏了神制定的秩序,你们这些蛀虫,终有一天会受到天谴的!”甘草用尽生平气力,尖声叫嚷起来:“就算死你们也休想让我们低头屈服,我们没有错,你们即使杀了我们,我们也没有错!”

          “真是振聋发聩啊,你们中有人也是这样认为吗?”魁梧男子yīn森森地环视着身边那些围观的贫民。

          ……”贫民们吓得赶紧退后,一阵的sāo乱。

          很明显,在强权和野蛮面前,无人能挡。

          贫民们是敢怒不敢言。

          一个个低下头去。

          不敢与这些强权者的目光相接触,以免连自己一同遭殃!

          魁梧男子很满意看见贫民们这种表情,他缓慢地召唤出一个青铜傀儡兽,带点喃喃自语道:“可惜太瘦了,玩起来一把骨头,不爽,否则还可以留着玩几天。算了,干脆直接完事回去报告得了,老二,你对那子的**有没有兴趣,要不让你过把瘾,说不定比牟巴少年家里养的那些娈童还好玩呢!”

          甘霖一听,正yù咬舌自杀。

          甘草也不知何时,自地面mō到了一块尖石,拼起最后的力气,砸向自己的额门。

          “玩?我玩尼马啊玩!”天地间传来了一声暴吼,如霹雳雷霆炸响,整个贫民区的窝棚都颤抖起来,声浪比飓风过境还要可怕。

          一只黄金级狮子傀儡兽,跃过了数百米的超远距离。

          遮天蔽日的yīn影在魁梧男子恐惧的注视下。

          轰然降临。

          巨爪,仅仅是一拍,魁梧男子连同他脚下的青铜傀儡兽就像苍蝇那样,拍扁在地面上。

          狮背上的男子,直接翻滚下来,轰然砸入地面,完全不嫌弃地面肮脏的泥沙和臭水,他只是拼命地伸手,在甘草用尖石砸中额门的一瞬,将那瘦弱的手牢牢地抓住,另一只手紧接着,抢过那颗沾染了一丝鲜血的尖石。那颗带血的尖石,让愤怒的手活生生地捏成齑粉,而虎立而的男子,仰天发出了如雷的咆哮:“王八蛋,竟敢钻法则的空子来残害平民,今天,如果神不惩罚你们,那我就代表神来惩处你们……统统去死吧,你们这些比垃圾还不如的***!”

          “是、是豪格?”立即有人认出了狮背下来的男子是豪格。

          “怎么回来,他怎么会有黄金俱儡兽?”魁梧男子的同伴直吓得hún不附体。

          “把他们统统拖下去,我要让用他们的肉喂饱我狮王!”豪格一声令下,几个骑着白银之狼的佣兵,自远飞驰而来,轻易就将魁梧男子的同伴拿下,拉到窝棚的外面处理去了。

          豪格着手,扶起了甘霖。

          他紧紧地拥抱这个头破血肉又泣不成声的少年:“兄弟,不要怕,以后你就跟着我,我豪格有一口饭吃,就有你的一口。你没有哥哥,我就是你哥哥!以后,谁也别想欺负你,我保证,我豪格只要还有一口气,就没有人能够欺负你,也绝对不会再有今天这样的事发生……”

          甘霖浑身都在颤抖,他听了豪格jī动的言语,嘴chún颤得厉害,一句话也说不出。

          只是呜哇一声,放声大哭起来。

          等稍稍安慰好了甘霖。

          豪格又走到还倒在地面上,怎么也爬不起来的甘草面前。

          面对着这个失明的目盲之女,他缓缓地跪了下来,两行热泪,无声地滚下来。

          他伸出大手,就像捧着一个瓷娃娃那样,生怕轻轻一用力,对方就会碎掉似的。赤发如魔的豪格一辈子也没有过如此温柔,他轻轻地,轻轻地把失明的甘草扶坐起来。

          比起弟弟,甘草的情绪控制力要好得多。

          她眼眸中虽然有泪不止地奔涌而出,但脸上,还是努力地挤出了一丝笑容:“你回来了?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但没想过,你会回来得这么快……我眼睛看不见,但我心能看晨……我知道,你打败了坏人,豪格,像你这样的人,一定会成功的,我早就知道你会成功……”

          “这不是我的努力获得的成功,但没有关系,你只要知道我已经成功了就行!我有一个最强大的朋友,他就像神一般优秀,在我最绝望的时候,他找到了我,给予了我希望!”豪格用他的大手,带点笨拙地替失明的女孩擦着眼泪,又把一捧天晶自贮物戒指中变出来,塞在甘草那瘦弱的手中,让她感觉手上的天晶:“这,这些就是天晶,我有钱了,甘草,你和甘霖以后都跟着我,以后,我们都不会再挨饿了……怎么样?是不是很高兴‘我现在有钱了‘这些是我给朋友打工的预计款’我决定了,不能什么都不做就接受他的赠予。我给他干活,我现在是星钻城堡的大执事,管所有的佣兵,手下有数百上千人之多,以后,还会更多!我有钱可以养活你和甘霖了,甘草,你肯跟我一起走吗?”

          “以前,我的品xìng不太好女人,在我以前的观念中就是一个可供发泄yù望的玩物。直到遇到了你善良的你,让我明白,什么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什么才是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没有你在我身边,我以后说不定还是一个为非作歹的坏蛋,祸害一方,所以,甘草,你能不能伴在我的身边,一直让我做今天这样的豪格?你的眼睛看不见我来做你的眼睛;我的心看不清未来你用你的心来帮我看清未来,好吗?”

          “你是我目前遇到最重的一个女人,甘草,跟我走,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好吗?”豪格跪在地面上,雄浑身躯就像山似的,轰立在弱比草的目盲之女面前,静待她的回答。

          “姐!”甘霖感动得无以复加忍不住高声叫唤,提醒姐姐。

          “你别说话。”甘草摆手,阻止了甘霖她似乎在思考,脸上一会儿笑,一会儿哭,一会儿思考,一会儿轻轻地摇头,似乎遇上了人生最难决断的难题。

          “答应我,甘草,我是真心的。”豪格他第一次低下了头。

          “可是,我是一个瞎子,而且随时都会病呢……”甘草脸上带点挣扎的犹豫。

          “我刚才就说过了,我来做你的眼睛,而且甘草,我不会让你死的,在我死之前,我是不会让你死去的!”豪格赶紧表明心迹,作出保证。

          “能先让我mō下你的脸吗?”甘草忽然伸出手,想抚mō豪格的脸。

          “这,甘草,我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种……我长得有点,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我长枪……”这回,轮到豪格有点迟犹豫不决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长相是什么样,别说跟岳阳同学这种帅得mí死满街姑娘必须戴面具出门的帅哥了,就是普通人也比不了,豪格长得比许多恶魔还要难看,如果自容貌来评分,他绝对是负分。

          “其实我早就mō过了,在你睡着的时候。”甘草忽然笑了:“你和甘霖睡在冰冷的地面上,呼噜响得就像打雷一样,我睡不着的时候,就在想,是一个什么样的游子,才会放弃外面的好环境,回来人谷做个平民呢?明明是心高气傲的人,却能委屈在我们的窝棚里,穿最破的衣服,吃最烂的食物,甚至还经常给我们省一口,自己挨饿,是什么力量,支撑这样的男人如此艰苦地生活呢?我后来想到了,是‘梦想”你是为了实现梦想才回到人谷的,所以,在那一天起,我就决定了,无论如何,也要助你达成梦姐……可惜,我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药罐子,而且双目失明,什么都看不见,豪格,我能够为你做到的,只能是那一袋碎晶,再没有更大的能力帮你了,你需要的不是我,而是真正帮到你的女人啊!”

          “我需要的只是你,世间的女人千百万,真正合适我的,对我有帮助的,只有你!”豪格急了,赶紧将她的手拉到自己的脸上:“如果你不介意我的丑脸,不会因为它吓着,那么就答应我好吗?我可以治好你的病,也会求人治好你的眼睛,让你看看,这个七彩缤纷的世界,是如何的精彩!”

          “不用求人。”一个脸上佩戴着精致银面的年轻人,自人群中,大步而出,笑道:“你求我就行了。”

          “真的?”豪格闻声欣喜若狂。

          “你拍马屁说我就像神一般优秀,我当然要展现一点接近神一般的手段,否则又怎么对得起你的吹捧?甘草姑娘,你现在可以帮助并且改变他命运的人,只有是豪格一个;而以豪格的能力,他可以帮助的人,现在是一群佣兵,以后,肯定会有更多的人。也就是说,你的决定很重要,如果你答应下来,那么豪格就会安心给我工作,难道你不想他达成梦想吗?”佩戴银面的年轻人如此笑问道。

          “大人,您是可以让他实现梦想的人吗?”甘草一听,脸上喜形于sè。

          “豪格说我像神一般优秀,能够给予别人希望,哈哈,虽然这些话有点拍马屁,但既然他都这样说了,那我就做点实事……甘草姑娘,这样说吧,我不仅可以改变豪格的命运,给予他希望,实现他的梦想,还能改变你的命运,给予你希望,实现你的梦想,甚至,我可以改变许许多多人的命运,给予他们希望,实现他们的梦想。不过有一点,我需要很多人的帮助,豪格、你以及你的弟弟甘霖,还有更多的人,大家都加入来,发挥你们的力量,才能更快更好地步向成功……如果你愿意看见一种全新的秩序诞生,不会再有剥削和迫害,不会再有像你们这样痛苦挣扎的贫民和像豪格他们这样绝望的游子,那么,就追随我吧,我会给你们一个全新的秩序,那些违背了神明法则拼命钻空子的家伙,我保证,他们会受到天谴!”年轻人的言语震惊了全场。

          “大人。”甘草jī动地俯拜在地面上:“豪格的成功,就是甘草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如果能在大人的领导下实现,甘草愿意与豪格一起,为您效力,那怕甘草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盲女!”

          “好,那本领主给你们的第一个指令,就是给你和豪格赐婚!”年轻人说完,转身潇洒而去。

          “大大大人,能不能告诉人,您的名字?”甘霖一辈子也没有这么崇拜过一个人,在他的眼中看来,这个佩戴银面具的年轻人,就是神明的化身!

          “听着,大人名讳尊贵,必须心怀敬重,不能乱叫,但因为你是刚加入的新人,本队长可以告诉你。

          我们的领主大人,就是伟大的星钻城堡主人,世人称为‘泰坦男爵’。”虬髯大汉铁狮现在是岳阳同学的卫队长之一,自豪又敬畏的他,绝对不容任何人对岳阳不敬。对于甘霖,他没有当众大声回答,而是揪起甘霖,在其耳边,秘密地告诉他〖答〗案。

          “是,是!”甘霖看着岳阳御风而去的背影,一种希望的美好感觉,于心xiōng内油然而生,追着这样的主人,还用担心挨饿吗?不,一定要追随在他的身后,改变人谷,让更多的人,像自己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召唤万岁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51hdl.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富豪导航